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作者:徐凯琦 ]      [来源:湖南猛进群]      2021-07-04 16:33:53

1949年7月,中共平江县委大院。

一个衣衫褴褛的妇女,引起了院门口值勤战士的注意。

妇女四十岁左右,一身破衣烂衫,面黄肌瘦,左手牵着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肩上挎着一个布包,布包和男孩的衣服也都是破破烂烂,看起来很像是流浪的乞丐。

妇女在院门口附近转来转去,不时往院子里探看,好像想要进入,又拿不定主意。

当时平江刚刚解放,形势紧张,城内潜伏着不少敌特间谍,值勤战士觉得妇女的样子有些可疑,便走上前去,询问妇女的情况:“大姐,您站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妇女并不紧张,回答道:“小战士,请问这里是平江县委吗?”

战士点点头,“你找谁?”

妇女回答:“麻烦你跟领导说一下,我有重要的事向县委书记报告。”

战士将信将疑,打量了几眼,还是答应了。

很快,妇女见到了平江县委书记齐寿良。

见到齐寿良,妇女很激动,她一五一十地向齐寿良汇报了情况,最后将肩上的布包放下来说:“齐书记,这就是我丈夫留下的,组织上的经费,一分都不少!”

当布包解开的那一刻,齐寿良惊呆了。

谁都想不到这个破烂的布包里放着的,居然是金灿灿的黄金!

齐寿良用手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至少有1斤多。

他放下黄金,紧紧握着妇女的手,激动地说:“这些年你受苦了!我代表组织感谢你!”

这个女乞丐是谁,她的丈夫叫什么,这黄金背后有着怎样故事?

涂正坤的传奇经历

这个送黄金的女乞丐叫朱引梅,她的丈夫是涂正坤。

1897年11月,涂正坤出生在湖南省平江县嘉义镇谢江乡河包洲一个贫苦家庭。

涂家世代以裁缝为业,涂正坤的父亲涂焕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裁缝名匠,涂正坤子承父业,没上过几天学,从小就跟着父亲学裁剪缝纫,他人很聪明,心灵手巧,经过几年的奋力打拼,已经在嘉义镇方圆数十里内颇有名气。

旧社会的裁缝是工匠,地位很低,靠着走街串巷,给大户人家做衣服,勉强挣些钱养家糊口。涂正坤和父亲两个人一起工作,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贫困生活。

因工作需要,涂正坤到处奔波,这让他广泛接触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社会这个大课堂让涂正坤看到当前是多么不公平,也让涂正坤的反抗意识开始萌芽。

1925年,中共党员罗纳川在平江嘉义开办平民夜校,涂正坤参加了夜校学习,他不仅学会了识字写字,还逐渐接受了先进思想,参与筹建了纸业工会。

涂正坤在当地缝纫和纸业工人中颇有威望,他以缝纫为掩护,积极参与发动工人运动,号召贫苦工人罢工。当年5月,经罗纳川介绍,涂正坤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8月,北伐军即将进攻湖南重镇平江,涂正坤受组织指派进入平江县城侦察敌情,他以裁缝身份进入北洋军平通防御总司令副官陆江家中,为陆江及其太太量体裁衣。

涂正坤进入陆江家中,刚开始量,总司令就派人通知陆江去司令部,陆江匆匆离去,他的太太急了,赶紧叫勤务兵领着涂正坤去司令部找陆江,务必把尺码量好。

涂正坤借着这个机会进入了司令部,留心记下了防御工事的位置,还趁给陆江量衣服的时候,偷听到了隔壁房间传来的兵力部署,摸清了敌军司令部的情况。

在涂正坤提供的重要情报下,北伐军一举攻克平江县城。

在危机重重的革命工作中,涂正坤得到充分锻炼,也得到党组织和群众的信任,先后被推举为嘉义区农民协会副会长、中共平江县第四区区委书记兼暴动队大队长。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先后背叛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制造白色恐怖。在这种背景下,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了,涂正坤抓住机会,跟罗纳川一起领导了平江献钟暴动。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暴动失败后,涂正坤带领部分队员跑到平江东部的连云山白花尖一带打游击战,遭到反动派的围剿。秋收起义中的大叛徒邱国轩奉命搜捕涂正坤,却始终抓不住,气恼之下竟然将涂正坤的母亲何九莲骗到山上,绑在树上,威胁涂正坤前来营救。

涂正坤的父母都为党工作,父亲参加革命后被敌人抓住,被残忍折磨而死;母亲担任交通员,出生入死为党传递消息,如今又被敌人抓住,涂正坤闻讯心如刀绞。

副队长许有金十分着急,要带游击队下山营救,却被涂正坤一把拽住,厉声阻止,因为涂正坤很清楚,敌人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如果冲动之下上了当,非但救不出母亲,整个游击队都得被敌人围歼。残忍的敌人见涂正坤不上当,竟然杀害了她的母亲。

涂正坤痛哭失声,他把父母被杀的怒火转化为革命热情,以更加坚定的决心与敌人开展游击斗争,终于击败敌人,抓获了邱国轩。这个在秋收起义中叛变革命,后来又大肆残杀人民,杀害涂正坤父母的大叛徒,终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此后,涂正坤继续为革命奋战,到1934年红军长征前夕,他担任湘赣鄂省苏维埃政府主席。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涂正坤奉命留在湘鄂赣根据地,参与领导游击战。

朱引梅失踪

就在涂正坤一次次领导游击战中,又一个噩耗传来,他的妻子朱引梅在一次惨烈的战斗中失踪,生死未卜。

父母双双为革命牺牲,妻子现在也是九死一生,面对双重的打击,涂正坤没有意志消沉,他坚信革命迟早胜利,坚强领导着艰苦的游击战。当红军主力到达陕北后,涂正坤激动地告诉同志们:“中央苏区红军主力已经胜利地到达陕北,与当地红军会合了!只要坚持下去,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937年,涂正坤受组织安排到延安学习,学习期间,他结识了早年丧夫的革命同志陈少敏,两个经历相似的人走在了一起,结为革命夫妇。

两人结婚不到3个月,一封家书送到了涂正坤面前,“亡妻”朱引梅竟然没有死!她从死人堆爬出来,侥幸捡了一条命,却和涂正坤失去了联系,不久前才得知涂正坤的消息。

收到信之后,涂正坤为难了,这该怎么办?

这时,深明大义的陈少敏主动提出分手,让涂正坤与朱引梅团聚,这对经过革命洗礼、生死考验的夫妻,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堪称一段传奇。

涂正坤牺牲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共达成第二次全面合作,涂正坤被任命为湘鄂赣特委书记,负责留在后方坚持斗争,公开身份是新四军上校参议、新四军驻平江嘉义留守通讯处主任,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却在背后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1939年6月12日下午3时,震惊全国的“平江惨案”发生了,国民党第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杨森派兵秘密包围了新四军驻平江通讯处,他们以开会为名,将涂正坤骗离通讯处。

一阵疯狂的扫射后,涂正坤壮烈牺牲,年仅42岁,他在牺牲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不准破坏抗日统一战线!”

敌人杀害涂正坤后,冲进了新四军通讯处,试图抓捕其他共产党员。

这一年,涂正坤的妻子朱引梅只有29岁,他们的儿子涂明涛只有9个月大。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涂正坤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朱引梅立刻意识到出事了,她赶紧把一个布包从抽屉里拿出来,跑到后院,藏在了墙角的一个柴火堆里。

当朱引梅返回房间时,她发现几名敌人已经站在她的房间,把自己年仅9个月的孩子抱在手里准备离开。

朱引梅心急如焚,正要冲进去,房东老太太拦住了她,老太太拦在门口,从敌人手里一把抢过孩子,“这是我的孙子!你们抓我孙子,我跟你们拼命!”

敌人信以为真,把孩子留下了,到处搜捕一番后,悻悻地离开了。

就这样,朱引梅和儿子涂明涛逃过一劫。

朱引梅意识到,一旦敌人知道真相,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和孩子,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迅速离开,她跑到后院,把藏在柴火堆里的那个布包拿出来,小心翼翼地藏在自己怀里,然后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开了。

生死存亡的时刻,朱引梅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个布包?包里到底有什么宝贝?

答案是:12两黄金。

涂正坤作为湘鄂赣特委负责人,手里掌握着组织的经费,这些黄金就是组织的经费。

“平江惨案”发生之前,涂正坤已经感知到一丝危险的信号,一天,他将一个布包交给妻子朱引梅,郑重地说:“引梅,这12两黄金是组织的经费,现在交给你保管,万一哪天我遭遇了意外,你一定要保护好这些经费,务必帮我交给党组织。”

朱引梅有一种不祥之感,但她还是使劲点点头,答应了丈夫。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没想到,意外发生地如此之快,多亏她急中生智,及时将黄金转移,这才躲过了敌人的搜查,保住了组织宝贵的经费。

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让朱引梅难以坚持,她甚至想要追随丈夫而去,可转念一想,自己还不能离开这个世界,丈夫留下的两项重要任务,必须由自己来完成。

一是他们的孩子,只有9个月大的涂明涛,要保护他健康长大。二是要将12两黄金安全交给组织,完成丈夫生前的遗愿。

然而,敌人并不打算放过这对孤儿寡母,继续搜捕朱引梅母子。

十年护党产,信仰胜黄金

受国民党刻意制造的“平江惨案”影响,平江一带的党组织遭遇严重破坏,革命力量也被大幅削弱,没有人能保护朱引梅母子的安全。

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朱引梅决定像当初丈夫打游击战一样,躲进深山。

就这样,朱引梅没带任何吃的穿的,抱着九个月大的孩子,躲进了平江县外围的深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即便如此,敌人也不肯放过朱引梅母子,他们听说朱引梅跑到了山里,不时派人搜山,朱引梅不敢在一个地方长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个地方,她不敢搭棚子,运气好的时候能找到一处山洞藏身,不好的时候就抱着孩子在树底下垫个蓑衣、盖个斗篷睡觉。

即便是下雨、下雪,朱引梅也不敢下山投宿,只能睡在山上。

除了住以外,吃穿也是难题。

山上没办法烧火做饭,还处在哺乳期的朱引梅只能到处找吃的,挖一些野薯填肚子,用自己少得可怜的乳汁喂养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有一次,朱引梅好几天没吃到像样的东西,一滴奶水都没有,把孩子饿得哇哇叫。

朱引梅心疼孩子,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趁着夜色下山,向村民讨要了一些面条,用手捏碎了、用嘴嚼烂了,再喂给嗷嗷待哺的孩子。

因为长期吃不饱穿不暖,朱引梅母子营养不良,面黄肌瘦,衣服破旧不堪,时间一长看起来就像两个乞丐。而实际上,朱引梅母子就是乞丐,她为了养活孩子,靠乞讨为生,只有偶尔到了很偏僻的地方,才敢冒险打点零工换点食物,补充点营养。

谁也没有想到,这样吃不饱穿不暖,到处流浪乞讨的生活,一过就是十年。

十年间,朱引梅抱着涂明涛到处流浪,她沿着山脉不断奔波逃难,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追杀,往北的湖北通城,往南的浏阳,处处留下他们乞讨流浪的痕迹。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在涂明涛的记忆中,他的童年是在流浪、乞讨中度过的,风餐露宿,是他的日常;贫困潦倒,是他的生活;忍饥挨饿,是他的全部。

年幼的涂明涛不知道,他的母亲朱引梅并非身无分文,那12两黄金一直藏在母亲怀里。

如此艰苦的日子里,朱引梅没有叫过一声苦,没有说过一次累。

要知道,朱引梅嫁人之前家境很宽裕,她年轻时几乎没有吃过苦,可她却以超乎寻常的意志,孤身一人躲在深山,靠着流浪乞讨,熬过了漫长的十年!

其实,除了朱引梅本人外,任何人都不知道这12两黄金。如果朱引梅将黄金据为己有,根本无人知晓,哪怕拿出一丁点来变卖,给娘俩换点吃的,也无可厚非。

但是朱引梅没有这么做,十年的时间里,哪怕是再苦再累,朱引梅也没有打过那12两黄金的主意,她把12两黄金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珍贵,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睡觉之前都要摸一摸才踏实,因为这是组织的的经费,更是丈夫的重托!

不管承受多少苦难,朱引梅都始终坚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革命一定会胜利,全国一定会解放,届时她一定要把丈夫留下的经费完完整整地交给党。

不背弃对丈夫的承诺,不侵占组织的经费,这就是朱引梅的觉悟。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949年7月,藏在深山的朱引梅终于听到了平江解放的喜讯。

朱引梅带着涂明涛,来到了平江县委大院门前,将丈夫留下的组织经费交到时任中共平江县委书记齐寿良手中,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12两黄金,一分一毫都不少。

十年过去了,当年只有9个月大的襁褓婴儿,已经长成了10岁的少年;当年风华正茂的朱引梅,却成了饱经沧桑的中年妇女,岁月的磨难印刻在她的脸上、身上,让她青春不再、美丽不再。看着12两黄金,齐寿良感动流泪。

十年如乞丐一样颠沛流离,风餐露宿,所有的辛苦只为交还党组织的12两黄金,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完成了丈夫遗愿,朱引梅终于释然,她在心中默念:“正坤,你最关心的两件事,我为你完成了,孩子长大了,组织的经费交给党了,一分钱也没少……”

子承父志,勤俭一生

朱引梅时刻教育涂明涛要以父亲为学习榜样,懂事的涂明涛不负母亲的期望,继承父亲遗志,为革命奋斗终身,后来他参加工作,担任了湖南平江县的政法委副书记。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涂正坤的儿子:涂民涛(资料记载为涂明涛)

新中国成立后,朱引梅的生活并不宽裕,只能住在县委机关的宿舍里,但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老人都不向组织开口,也从不提当年保护12两黄金的事。

1995年,平江县委机关搞房改,但凡住在机关宿舍的干部职工都要交钱买断住房。这个时候,朱引梅已经80多岁了,唯一的收入来源是烈士遗属补助,而儿子涂明涛一向廉洁正直,加上身体不好,花了不少医药费,根本拿不出钱来帮助母亲。

有人提出质疑,认为朱引梅母子肯定攒了不少钱,只是想凭借烈士遗属的身份“赖账”,想不交钱就将房子“据为己有”,朱引梅听说以后非常气愤:“我一世公私分得清清白白,从没起过歪心,不然那一斤多金子就不会上交。”

这时,朱引梅背着12两黄金乞讨10年的故事,才终于又被提起。

组织派人一查,此事果然属实,有黄耀南、齐寿良等知情人作证明,有关部门特批了费用,让老人买下了80平米的宿舍,算是对老人的一点补偿。

涂明涛一共有5个孩子,长大以后没有得到任何特殊照顾,他们分别在乡粮站、电站、供销社、工厂等单位工作,都是最普通的职工,有的还是临时工,后来单位改革,有的买断工龄,有的下岗,生活都不宽裕。

涂明涛的妻子偶尔会动员丈夫向组织反映困难,但他从来不向组织开口,更没有利用父亲涂正坤烈士的名声找关系。

1949年,一女乞丐向县委书记交出12两黄金:“我丈夫留下的。”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涂正坤烈士的后代全家福

有的人嘲笑涂明涛,说你爸是烈士,组织照顾也在情理之中,但涂明涛却回答说:“妈妈从小教育我们,要坚持原则,对党要忠诚,要公道正派勤俭,不要争名逐利,老老实实为党工作。我也是这样教育子女的。”

背着12两黄金乞讨10年,却始终矢志不渝,有这样坚定的信仰,有这样纯洁的精神,还能经受不住什么诱惑,承受不了什么困难呢?这便是朱引梅留给子女最大的财富。

(文章有删改)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