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作者:邓玉娇 ]      [来源:川观新闻]      2021-03-20 11:01:39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在金沙遗址博物馆中所保存的商周大金面具,是如今国内所发现的同时期最大的黄金面具。而此次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一件体量更大的黄金面具,虽然是残件,目前所发现的面具只有半张,已足够令人惊喜。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金面具正面(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根据目前所发现半张面具推测,这件黄金面具完整的重量应该超过500g。”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发掘领队雷雨说,这也意味着,如果能发现完整的黄金面具,那这不仅将是国内所发现的同时期最大的黄金面具,还将是国内所发现的同时期最重的金器。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金面具背面(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黄金面具是在5号坑里被发现的,在此次新一轮发掘的6个祭祀坑中,5号坑的面积偏小,但其独特性和重要性在考古发掘工作开始不久就很快体现出来。

根据统一安排,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负责5、6、7号祭祀坑的发掘工作。“我们是2020年12月初进入到祭祀区开始开展发掘工作的,5号坑开口③层下,距离地表深度约30-40厘米。”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三星堆工作组李玉牛,见证了黄金面具被发现的全过程。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发掘深度到50厘米左右时,文物开始逐渐展露。李玉牛告诉川观新闻记者,最开始出现的是一些小的穿孔金圆片,然后发现了大量白色和灰黑色的碎片,通过成分分析等检测方法鉴定为象牙,然后在5号坑中间偏西南位置,一块比较大的金箔开始出现。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李玉牛回忆,“最初看到金箔的一角,大家都没有太多的设想。”随着考古发掘人员用竹签、竹刀和油画笔刷子小心细致地清理金箔周围的泥土,没想到金箔所展现出来的体量越来越大,与周围散落的小金圆片和残碎的象牙形成了鲜明对比。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大家的心情开始兴奋起来。

到2021年1月上旬,金箔的整体已完全揭露出来,由于被折叠和挤压,在普通人看来,这就是一块皱巴巴的金箔,但是拥有丰富经验的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看到后立即大胆猜测推断——这不是普通的金箔,而是一件黄金面具。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之所以这样推断,是因为过去三星堆遗址已出土过几件黄金面罩,而在5号坑中这块静静安放着的金箔,虽然被折叠和挤压,但一处凸出来的形状与此前所发现的黄金面罩的鼻子形状十分相似。”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解释。

在专家手中,金箔被慢慢展开,真容一点点展现,不出所料,这果然是一件黄金面具!虽然只有半张,但金光灿灿、十分夺目,已足够令现场考古人员们震撼。

绝美!举世关注的三星堆神秘金面具出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金面具正面(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据介绍,这件黄金面具,所发现的半张面具的宽度约23厘米,高度约28厘米,比完整的金沙大金面具还要大。同时,这件黄金面具厚度非常厚,不需要任何支撑,就可以独自立起来。

虽只有半张,但方形面部、镂空大眼、三角鼻梁还有宽大的耳朵,这样的风格与此前三星堆所出土的黄金面罩和金沙大金面具风格十分相似。

雷雨介绍,目前所发现的半张黄金面具重量大约为280g,预计完整的总重量应该是超过500g,这比目前国内所出土的商代最重的金器——三星堆金杖(重463克)的重量还要重,如果能够完整发现,这件黄金面具将超过金杖成为目前国内所发现的同时期最重的金器。

“在古蜀文明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的金器,而且都跟宗教祭祀相关,象征着某种权利,昭示着某种身份,这与在国内同一时期其他遗址中主要以玉器、青铜器作为祭祀品相比非常特殊。”雷雨告诉记者,例如,此前在三星堆遗址中就发现了金面罩、金杖、金箔饰、金料块及金箔残片等多种金器,不仅种类丰富,量多体大,作为权力之象征而运用于祭典隆仪,都体现了古蜀人的金器崇拜。

而此次发现的这件黄金面具,则为古蜀文明中对于金器的崇拜,又增添了一大实证,同时其本身也携带着许多神秘信息等待揭开。

据介绍,根据考古人员初步检测,此次发现的黄金面具含金量大约为84%,与此前三星堆遗址所发现的金器的黄金含量相似。在黄金面具一处边缘,有被烧毁融化的一些痕迹。“目前推断这件金面具也是作祭祀使用,但由于其体量比人脸大的多,不大可能是人佩戴,究竟是具体是作何使用,目前还无法得出准确结论,需要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和研究考证。”雷雨说。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