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作者:邓玉娇 ]      [来源:新华社、澎湃新闻]      2021-03-20 10:23:47

权威快报 | 重要收获!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

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

又有重要收获

20日在成都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

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

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这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的考古发掘项目

考古工作者的双手

正一步步复原、唤醒

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文明传奇

新闻多一点 》》》

三星堆新发现六大祭祀坑,初步明确遗址三重城圈格局

35年前,三星堆遗址首次大规模发掘,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并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2020年9月6日,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重启发掘。经过工作者们6个多月的深入调查、勘探与发掘,新发现六个“祭祀坑”。今天上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在发布会上表示,通过历年三星堆的发掘,初步明确遗址三重城圈格局:第一重为月亮湾小城,第二重南界为三星堆城墙,第三重南界为南城墙。既是不同的分区,也代表了不同的营建年代。

据雷雨今天介绍,第一重城圈内分布着大型建筑区和条祀场所,以及疑似的手工业作坊区;第二重城圈为普通居住区;第三重城圈为祭祀区。此外,通过中国丝绸博物馆的检测,祭祀坑曾经有丝绸存在。目前,已基本建立起遗址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编年体系和宝墩文化——鱼凫三期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的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

参会专家表示,此次三星堆的发掘有助于解决一些长期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比如年代问题,比如性质问题。二是为我们完整认知三星堆神庙的礼仪空间、宗教思想以及反应的宇宙观念提供了非常重要资料。

雷雨表示,按照考古中国“项目的计划,下一步将继续对新发现祭祀坑”开展精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多学科研究,并在“祭祀坑“的外围拗探发掘。把握祭祀区的整体格局、形成过程,以期系统、全面地把握古蜀文明祭祀体系。并将三星堆遗址纳入整个川渝地区巴蜀文明进程研究体系,为进一步认识巴蜀文明内在特质和联系,探索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发展和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建立和发展的文明化进程而努力。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一、二号坑的发掘,令沉睡三千年的古蜀文明一醒惊天下。从体量巨大的青铜大立人,到熠熠生辉的黄金权杖,再到祭山玉边璋、青铜神树等出土文物,两坑几乎囊括了当时社会最珍贵的东西。由此,对三星堆一、二号坑的性质,是祭祀坑,墓葬陪葬坑,还是亡国宝器掩埋坑?学界众说纷纭。

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此前透露,继一、二号坑的发掘,三星堆三号坑已经被发现,其位置正好在一、二号坑旁,并且已部分揭露出青铜大口尊文物。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表示,"三号坑的发现,对解释一、二、三号坑的性质很有作用。"将冲击很多三星堆考古的现有观点。

据了解,2019年4月,四川省委宣传部组织实施《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并将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工作作为重点,为新时期三星堆遗址科学考古工作的展开、古蜀文明内涵和价值的深入挖掘提供了重要契机。2019年8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编制《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2)》,将聚落考古、社会考古作为今后几年内三星堆遗址的主要工作和研究方向,直接推动了三星堆祭祀区考古发掘工作的展开。

从2019年10月22日至2020年8月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在三星堆遗址的“1、2号祭祀坑”周边开展了系统、全面的考古勘探与考古发掘,基本摸清“1、2号祭祀坑”周边祭祀区域的范围和各类遗存的年代序列和空间格局,为下一步发掘新发现“祭祀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新发现的“祭祀坑”考古现场 新华社 图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冉宏林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针对三星堆遗址本身而言,新发现这些祭祀坑之后,我们就可以明确在这个区域,它是一个集中分布的祭祀遗存,意味着这个区域是当时古蜀国都城的一个祭祀活动场所。祭祀活动场所的确认,也就能够为我们整体把握三星堆古蜀国都城当时的空间、格局、结构和里面各种人群的分布情况,有很大帮助。”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三星堆二号坑出土 金面铜人头像

对于此次发现,据雷雨去年在接受相关访谈时透露,2019年12月,在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旁,三号坑被成功发现。当时,考古人员在二号坑旁进行勘探,在挖出来的探沟中,露出来了一平方米左右的灰坑。紧接着大家对此处进行解剖。12月2日,现场考古人员在距地表1米深左右,发现了疑似青铜器。它是什么器物?考古人员请来了当年发掘三星堆祭祀坑的领队陈德安,对方蹲下去仔细辨认后认为是青铜大口尊。几天后,大口尊身上的兽头也露了出来。

雷雨讲述了三星堆三号祭祀遗迹现世时的精彩,并表示三号坑出现后,“亡国宝器掩埋坑”的这一推测可能性降低,考古学家们对于三星堆祭祀区的性质定义会有质的飞跃。

同时,雷雨透露了其他几个祭祀遗迹的勘探细节,祭祀遗迹中已有金器、象牙初露端倪,可能影响人们对于三星堆与金沙关系的看法。“我认为三星堆和金沙可能并列存在了一两百年,也有可能古蜀国当时有了两个都邑。”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雷雨

雷雨说,三号坑方向、大小、出土器物的深度与二号坑一模一样。大家认为,三号坑可以说是二号坑的“孪生兄弟”,“我们当时太激动了!”

但是三号坑的“层位”与二号坑不太像。“层位”指地层关系。三号坑的开口比较晚,二号坑的开口被地层第五层叠压,第五层的时代相当于商周时期。而三号坑在第三层下,第三层的时代是宋代,但是 “由于我们看到了与二号坑类似的大口尊,所以三号坑和二号坑的关系极为紧密”。如果未来发掘找到了与二号坑类似的器物,就可以推断两个坑是同时期挖的。

雷雨当时认为,三号坑发现后,人们对三星堆祭祀坑性质的认识会产生质的飞跃。之前学界争论的焦点在于这两个坑是祭祀坑还是亡国宝器掩埋坑。亡国宝器掩埋坑的论据是两个坑同时岀现,之后三星堆开始衰落,而成都金沙开始崛起。“大部分人顺理成章地联想古蜀王都从三星堆转移到了金沙。”

三号坑的出现打破了已有的推测。“因为人们离开三星堆将器物埋藏时出现不同时期的坑越多,这种可能性越小。”据目前考古勘探,这些坑出现的大时代可能相差不大,但是多坑之间的年代是有差距的,根据时间判断,既然不是同时形成的,亡国坑的可能性大大减低。

三星堆一、二号坑中的许多遗物有损毁痕迹,雷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或许当时使用了“毁器”“燎祭”的方式进行祭祀,“我们现在还不能理解这种行为的特殊用意。”

有专家提出“毁器”可能与王者更替有关系。“是不是新王会把旧王的器物全部毁掉埋葬,然后自己再做一套?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祭祀坑?”随着三号坑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猜想让雷雨欣喜。

随后,考古人员勘探发现,三号坑长5米2 ,宽2米三,非常方整的一个长方形的坑,方向和二号坑一模一样,大小也和二号坑一模一样,出土器物的深度也一模一样。大家认为,三号坑就是二号坑的“孪生兄弟”,就连见多识广的考古人员都感叹“太激动了!”之所以如此激动,雷雨解释,这对解释一、二、三号坑的性质很有作用。“三号坑的发现,将冲击很多三星堆考古的现有观点。”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一、二号坑原址展示(摄于2019年12月前)

在此之前,关于三星堆一二号坑的性质一直有不同说法。有的研究者认为是祭祀坑,但也有学者提出质疑,认为根据古代文献记载和现代考古材料,中国古代祭祀无论是埋祭还是燎祭,它们所用的祭品不外乎牲、玉两类。从未见有过将大量金、铜、玉、石、骨器一起焚烧或一起掩埋的现象。三星堆器物坑埋藏物品的巨大数量,也使人难以相信这是用于祭祀的目的。且不要说经常举行这样的祭祀非一般国家财力所能承担,就是一年或十年举行这样一次祭祀也太劳民伤财。这些也都是祭祀坑之说难以解释通的。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文物

也有学者将这两座器物坑与墓葬挂起钩来,或称之为墓葬陪葬坑,或称之为火葬墓。但三星堆《二号坑简报》结语中已经指出,在三星堆一带,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调查发掘,附近没有发现墓葬区。在两坑的周围,砖厂10余年烧砖取土,也没有发现墓葬”。因此,三星堆器物坑是墓葬陪葬坑的可能性很小。还有学者提出三星堆器物坑系某种特别原因形成的掩埋毁弃宝器的掩埋坑,或者为亡国宝器掩埋坑。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现6座“祭祀坑” 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文物

到底是祭祀坑,还是墓葬陪葬坑?还是亡国宝器掩埋坑?学界一时众说纷纭。据雷雨介绍,如今,三号坑的发现,几大坑的“祭祀说”性质开始占了上风。未来,随着对三号坑的发掘,关于三星堆的相关秘密或许将陆续揭晓。

对于三星堆三号坑的发掘,“目前已经请了科技考古和文保专家等各方专家,在做发掘和清理的工作方案。是就地发掘,还是整体切割回去进行实验室考古,方案还没有确定。”雷雨此前在相关访谈中表示,作为考古人,他希望三号坑能像一、二号坑一样璀璨夺目,金、铜、玉器一样不少。

同时,雷雨透露了其他几个祭祀遗迹的勘探细节,祭祀遗迹中已有金器、象牙初露端倪,可能影响人们对于三星堆与金沙关系的看法。“我认为三星堆和金沙可能并列存在了一两百年,也有可能古蜀国当时有了两个都邑。”(澎湃新闻)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