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机关报:公款吃请少了,“吃老板”却越来越多

[作者:谭思敏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8-01-12 07:39:09

中纪委机关报:公款吃请少了,“吃老板”却越来越多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年终岁末,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组织22个即将摘帽脱贫的贫困村开展“年底问‘廉’”,驻村第一书记和村党支部书记上台述责述廉,接受村务监督委员会及村民质询。图为近日该区莲花乡洪家岩村“年底交‘廉’底,群众来评议”活动现场,村务监督员现场质询。宁奇岸 摄

小寒,北京南站,来自东南某省67岁的赵大姐拖着装满材料的拉杆箱,准备购买返程票。虽然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但她对记者说:“这些年党中央坚定反腐,‘打虎拍蝇’的成果老百姓都看得到。我现在遇到困难,但相信公道早晚会到来。”

火车站、信访局……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前夕,记者在人群相对集中的地方进行了一次微型“田野调查”,想了解群众现在都关注自己身边哪些腐败现象。

“社会对腐败的容忍度显著降低,明目张胆搞不正之风和腐败的明显少了”

从东部沿海某省来京的石先生,老伴在复兴医院住院。他告诉记者,前不久老伴动手术,他主动给医生送红包被直接拒绝。“要在以前我们家乡的医院,你想不起来,医生护士都会提醒。变化真是太大了。”

近年来,中央持续加大对侵害群众利益问题的查处力度,极大增强了人民群众获得感。群众对反腐败工作成效表示很满意或比较满意的比例,由2012年的75%增长至2017年的93.9%,提高18.9个百分点。

数据背后是扎实的事实做支撑。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干部黄琴告诉记者,以前每到过年的时候,超市里付款的人群中,不少人都持各类“超市卡”和代金券。一问,不是单位发的就是某某单位送的……现在,手持一沓“超市卡”付款的已经很少了。

中部某省一名乡干部说,前年,80岁的老母亲非要让给她弄个低保,问老人家缺钱花吗,老人家说:“不缺。可你看看,村里是个干部,就给七大妗子八大姨办了低保。”去年以来严查群众身边的腐败,老人家所在的村一下子减了10户低保,村支书也受处分了,再问老人家还办不办低保了,她笑着说:“低保是给有困难的人的,咱有吃有喝用不着,只要身体好比什么都好。”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级党委和纪检监察机关坚决惩治群众身边的腐败。突出审查重点,加大对“小官大贪”惩处力度,严肃查处贪污挪用、截留私分,优亲厚友、虚报冒领,“雁过拔毛”、强占掠夺问题,对胆敢向扶贫资金财物“动奶酪”的严惩不贷……2014年以来,对乱作为、不作为的3.2万名基层党员干部严肃追责。5年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处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7.8万人。

某国有银行的王先生多年负责单位后勤保障。“以前每年经手的会议、礼品、招待费上千万,动不动就在外地组织个会议,钱花得跟水似地淌”。在北京随便转转,“这儿是合同酒店”“那儿是合作商家”,到处押着钱办着卡,吃了花了就可以签单。“现在统统没有了。多好!国家的钱这么糟蹋让人心疼,再说天天胡吃海塞也伤身。”

“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整个社会对腐败的容忍度显著降低,身边明目张胆搞腐败的明显少了。”在大连一家外企工作的孙先生,被记者问及身边有无腐败现象时表示,“孩子就近在公立幼儿园入托、老人看病到社区医院,不用找关系,感觉挺好的。”

“不敢腐”氛围形成的一个表现,是人们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悄然发生了变化,从当初对权力的一味推崇,到如今对特权思想有了自觉抵制。

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的张处长,两年前老家宅院被征迁。要在以往,不用特别打招呼,村里补偿的时候肯定要“有所关照”。现在呢,“我得特意‘关照’村里说,一定要按标准来,千万不可以超标准给我家补偿,不然你们就是在害我啦”。

“形式花样翻新,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依然存在”

女子出嫁管理费、扶贫羊管理费、母婴保健补偿费、改厕好处费、学生早晚自习看护费……

“形式花样翻新,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依然存在。”每当听到这些群众身边的典型案例,退休多年的老党员徐振南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党中央持续“打虎拍蝇”,不断释放越往后执纪越严的强烈信号,震慑作用明显。然而,贪欲是人类从未根治的顽疾,群众身边的“蝇贪”依然伺机出手。

“想报名危房改造的交200元报名费,不交钱不能报名。”某村委会主任和会计在落实该村危房改造任务中,公然在大喇叭中喊。这是新华社报道的一起典型案例。

自2015年7月起,中央纪委每月公布一次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每月通报”连续16次通报的数据统计显示,这些问题中,近6成问题涉及民生资金管理使用,其中,三类问题较突出:种粮补贴等惠农补贴资金、征地拆迁补偿资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违纪主体乡科级及以下超9成且集中在基层管钱、管事、管物的重要岗位。

“这几年感觉变化最大的就是十八大后,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廉政风险大的岗位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制度,职务犯罪案件领域已由以往工程项目多、补助资金多的高危单位部门,变为级别并不高的实权岗位,教育、卫生、林业等部门的下属基层站所负责人和农村‘两委’干部成为职务犯罪的‘高危人群’。”浙江省龙泉市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余海敏说。

身边的腐败让人有切肤之痛,它啃食改革红利,减损群众的获得感,损害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

在京经商的赵先生向记者讲了他的亲身经历。去年,位于西部某省贫困地区的家乡县民政局找到他,希望能资助几名贫困学子上大学。赵先生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但是提出要当面见见这几位学生。第一位学生家境贫寒,赵先生二话不说决定一年给予8000元的学费资助,另外每月再提供600元的生活费。去第二位学生家考察时,赵先生先被当地有关部门的同志拉着走了很远的路,后被告之还有很远,建议不要去了。赵先生心生疑窦,决定委托朋友私下了解该学生的家境。朋友一番调查后告诉赵先生:该学生的母亲是村支书,家里在镇上有四间门面房,根本不需要扶贫……

十八大以来,公务接待被严格管理后,公款吃请的现象少了,但是另一种形式的不正之风和腐败出现了。

“不吃公款吃老板”现象越来越多。穆先生常年在外经商,资金雄厚。十八大以后,家乡领导每次来京,总是或明示或暗示要和穆先生见面叙旧,而且总带着其他朋友来,其中不乏一些官员,宴请的钱当然穆先生出。“商人不做亏本的买卖。”穆先生说,付出的这些钱,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转变成了他回乡投资时的优惠条件,“这都是拿公家的利益换私人的交情啊……”

“我们愿意跟着党中央一起坚定反腐”

十九大报告指出,凡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都要严肃认真对待,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都要坚决纠正。

党中央坚定反腐是人民群众的信心所在,群众的支持是各级党组织坚定反腐的最大动力。

福建省安溪县蓬莱镇纪委书记林木象给记者讲了自己的切身体会:以前任乡镇纪委书记时到村里核查村干部的问题,群众往往不理不睬,有的甚至直言我们与村干部“官官相护”,工作难以开展。这几年专司主责主业后,为群众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有次下午刚到一个村宣布完对村干部的处分决定,晚上就收到群众“感谢你们为民做主”的短信。“那一刻,既难过又感动。”

“身边的腐败还远没到根除的地步,希望反腐败的高压态势能够保持住”,不论是干部还是群众,都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心愿。

“扶贫领域违纪问题,有的虽然涉案金额不大,但影响非常恶劣,严重损害党群、干群关系,必须严肃查处。”中央纪委信访室有关负责人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脱贫攻坚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今后还要抓住反映扶贫领域涉嫌违纪问题信访举报督办工作不放,继续加大对反映侵吞挪用、克扣强占扶贫资金问题信访举报的督办力度,推动查处胆敢向扶贫款物伸手的违纪行为。“对侵害群众利益问题决不放过!”他最后强调。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老百姓更关注能否解决自己身边的腐败问题。“大老虎”毕竟离他们比较远,解决身边的问题更重要。

赵大姐还奔波在路上。脚步匆匆的人们,怀揣着希望与梦想开始新的一年,祝愿他们的心愿能够实现。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