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 "网格"上开出幸福花——长沙市望城区白沙洲街道高效社会治理扫描

[作者:封豪 ]      [来源:湖南日报]      2017-12-29 07:19:24

“网格”上开出幸福花——长沙市望城区白沙洲街道高效社会治理扫描

湖南日报记者 周云武

[长沙]

(2017年12月29日刊载于《湖南日报》市州新闻版头条)

越是困难的局面,越能检验和显示管理水平。

2017年,对于长沙市望城区白沙洲街道黄田村而言,是异常艰难的一年:潇湘大道扩建改造穿过该村,布设地下管道,伤及地下水系,许多村民井中缺水;湘江水位出现历史高洪,内涝造成全面受灾;村民向市民身份的转换,拆迁搬迁,人员异动,各种难题层出不穷……

但这一年,黄田村做到了信访不出村。

成堆的问题一一化解在基层,难能可贵!12月27日,许多居民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都说:功劳应该归于他们村的“网格”。

网格,踏浪而来,落地生根

[长沙]

6年前,望城撤县建区。

城市化的推进,农民洗脚进城,拆迁搬迁,原来的村、组管理体系被打乱,新的小区、楼栋格局组成了新的居民群体。同一个单元的住户,可能来自不同的生产小组甚至村落,按原来的体系,管理起来鞭长莫及,困难重重。

怎么办?网格,乘着时代的需求和呼唤,踏浪而来……

2014年7月,白沙洲街道全面推行网格管理组团服务“580”。这个“580”,虽然谐音“我帮您”,但核心内容也正好是8项,包括基层党建、综治维稳、计划生育等8个方面的工作职责。

[长沙]

街道分成30个网格,所有村民和687名党员被纳入单元网格中,每个网格设有街、村联网指导员各1名,并在网格内居民中选聘1名网格长和2名网格员。一般网格长由当地有威望的党员担任。网格员搜集到的群众诉求都列入清单,明确责任领导、解决和解释的时间,分级分类限时办结。

腾飞村网格长周国良介绍:“我们每个月30日,都会开网格员评比会,每个月的7日、17日、27日所有网格员都会下村巡查,确保能及时了解群众的情况,及时解决群众关心的问题。”

社会管理之根,深深扎在网格上。

“我的地盘我做主”

[长沙]

(位于白沙洲街道的长郡斑马湖学校项目建设现场,寒冷的冬季依然是火热的场景。)

“我的地盘我做主”,带有几分霸气。但基层的事,就是要让基层做主。

网格长和网格员,熟悉基层的情况,他们就是基层管理的“行家”和“专家”。

马桥河村东马重建地所在的片区,是望城区最大的重建地,不少居民在房前屋后堆放杂物、垃圾,有的甚至围个圈子养起了鸡鸭猪。

从2015年开始,望城区就计划对此进行整治,但具体实施起来就像烫手的山芋,工作很难做。

办法总会有的,尤其在基层。白沙洲街道把东马重建地划为7个网格,让“山芋”在网格内消化。网格的力量在这里得到了充分施展。每个网格就是一个工作主体,整不整?如何整?网格内的群众大家评议。很快,群众意见趋于一致:拆除违建,清除猪圈,还驻地一片清爽。

27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摧枯拉朽式的改造正全面铺开,猪圈鸡窝正变成休闲景观。

网格化转变了之前的社会治理模式:政府不是唯一的治理主体,社区居民、党员干部,都可以担任网格员,群众都是网格的主人。

把网格装进群众心里

[长沙]

(项目建成后,长郡斑马湖学校就是这样。)

老百姓的获得感是个综合指数:环境舒不舒适、就学就医方不方便、购物便不便利、办事顺不顺畅、工作人员态度好不好……这些因素都是老百姓为管理者“打分”的指标。

在白沙洲街道,群众形象地评价:网格是“听诊器”,是“电子探头”,是“扬声器”,是“灭火器”。哪家婆媳关系最近出现了矛盾,哪家老人生病了,哪家小孩有什么问题,甚至哪个孕妇怀孕多少周了,网格员都一清二楚。

“疑难杂症”,在网格中发现、在网格中解决。黄田村有12个村民组、1个居民组。近年来,先后有9个项目牵涉到该村的房屋拆迁,但从未出现过上访的情况。

网格员搭起了村民和基层组织的桥梁。村民唐秋贵曾以捕鱼为生,因修建湘江枢纽,被禁止再从事捕鱼。唐秋贵的生活来源成了问题,网格员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上下奔走,积极协调,为其解决了社保。

村民张宏广说:“以前有困难不知道找哪?不知找哪个干部?现在有了网格服务团队,不用我们去找,他们自己上门。真是‘网格’上开出了幸福花。”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