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的今天,那个守卫南京的益阳人饮弹殉国

[作者:朱晓华 ]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2-13 10:15:56

关于南京保卫战,关于南京大屠杀,历史上有过不少文章,比如南京保卫战的最高指挥官唐生智,在所有高级将领都不同意守南京的情况下,只有他支持了蒋介石的意见,被火线任命为南京城防司令。

不过,在这场战役中,还有一个人比唐生智更加壮烈,也更加值得尊重。因为,唐生智最后还是走了,只有这个人留了下来,一个人承担起了六个职位,最后壮烈殉国。

这个人,名叫萧山令,湖南益阳人。

80年前的今天,那个守卫南京的益阳人饮弹殉国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其实,当时的萧山令只是宪兵副司令,按理说,再怎么轮也轮不到他来守城,但在那个生死存亡的关头,所有应该负起责任的人都选择了逃避,只有萧山令,这个身材不高的湖南汉子,选择了坚守。

除了宪兵副司令的身份,萧山令还被火线任命为首都警察厅长、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后来,南京市的市长马俊超也跑了,市长的位子也落到了萧山令的头上;再后来,唐生智下达撤退命令后也走了,萧山令又担负起了渡江总指挥的责任。

一人身兼六职,听起来很风光,但实际上却是无奈之举,让人心酸。

其实,萧山令不是没有走的机会,早在日军尚未破城的时候,他的一个部下,也是他的同乡好友陈辑川,就来找到他,劝他早点离开,不要做无畏的牺牲。但萧山令却说:“受命拱卫首都,防守无方,无以对党国,杀敌不力,无以对金陵老小,贪生怕死,俯首称奴,何脸见江东父老?我走了,南京的老百姓怎么办?”

80年前的今天,那个守卫南京的益阳人饮弹殉国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这样的豪言壮语,其实唐生智也曾说过,但后来形势所逼也走了。但萧山令没有走。

几天后,陈辑川再次劝他离开,但萧山令仍然说:“守土为国是军人的职责,我应尽忠报国,笑卧沙场,死守南京,我意早决!”

直到最后撤退的命令下达,唐生智已经走了,萧山令仍然指挥将士们断后,让老百姓先走。部下为了让他先走,几次把他抬上筏子,他几次都跳了下来,继续回到岸上指挥。

这次撤退,因命令下达得太仓促,几十万人蜂拥到岸边,造成了极大的混乱,甚至比一场战争还要更加复杂,更加困难。而且,日军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派出重兵前来围剿,数十万百姓血流成河,宛如人间地狱。

萧山令看着这副惨状,两眼冒火,率领众将士跟日军血战了足足5个小时,半个长江都被染红了。然而,在日军的猛烈炮火下,萧山令的部下们已伤亡殆尽,自己也身受重伤。

为了避免被俘,萧山令朝天磕了三个头,然后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80年前的今天,那个守卫南京的益阳人饮弹殉国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据当时在场的人回忆,萧山令自杀殉国后,遗体仍然屹立在滚滚江水中,好久才慢慢倒下。

战后,蒋介石亲自为他举行了追悼会,沉痛地说:“抗倭之战,能与城共存亡者,实以萧司令为巨擘。”

萧山令殉国的消息传到家乡后,他的妻子张惠兰也吐血而死,追随丈夫而去,家人将她的遗体,与丈夫的衣冠埋在了一起。

>>相关链接

萧山令:真正的中国宪兵不辉煌却也光荣

萧山令,南京保卫战牺牲的中国军队最高长官。城破前夕,他一人身兼6大重职——全国宪兵副司令、首都警察厅长、战时南京市长、代理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渡江总指挥。

然而,他的最初职务,只是一个宪兵副司令,其余职务,都是生死存亡之际被委以的重任。因为当所有人都开始撤离时,只有他一人还坚持着固守。

在南京破城前的最后一刻,他死在了滚滚江水中。

死在抗日报国前线,荣幸之至

1892年6月11日,萧山令出生湖南益阳的一个小山村。

在当地,萧家是书香门第,一家三代连中秀才,远近闻名。在他们家门口的对联曾写着当年的荣耀:秀才本微末功名,却喜叔伯兄弟父子公孙三代蝉联不绝;寒家无丰盛筵席,幸叨宗族乡邻亲朋戚友八回燕贺都来。

萧山令幼承庭训,知书达理,16岁毕业于益阳龙洲高等小学堂。当时正值晚清,列强争相瓜分国土,这让少年萧山令无比愤慨,决定投笔从戎报考湖南陆军小学。小小年纪的他还受曾国藩的影响,曾立誓“兵符在握,一扫群魔”。

80年前的今天,那个守卫南京的益阳人饮弹殉国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湖南陆军小学停办,萧山令考入保定军校第三期,与后来的陆军上将张治中是同窗。毕业后,他回到湖南,在湘军中出任排长,开始了戎马生涯。因为富有见识,又十分英勇,不久他就因为军功,一路升到团长,并受到上司唐生智的赏识,被委派至沅江,担任县知事。

此后他还参加过北伐战争,立下不少战功。1927年国民政府成立后,他被编入南京卫戍司令部,官职青云直上,1937年抗战前夕,他已提为少将,任全国宪兵副司令、参谋长。

然而资料上对萧山令记载不多,仅寥寥几句:虽习军事,实温文儒雅,无疾色厉言,每讷讷不能出口,而条理缜密,处事忠勤,严而不慢,宽而有威,为部属所钦慕。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爆发,3个月后,上海失守。日军随后兵分三路,直逼南京,民国首都危在旦夕。

危难中,11月中旬,蒋介石连开3次会议,研究南京战守问题。何应钦、白崇禧等高级将领认为南京非决战之地,且兵力不足,难以守卫。惟有唐生智大声疾呼:“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

蒋介石决定坚守。

11月20日,南京卫戍长官司令部成立,唐生智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宪兵司令谷正伦退往重庆,宪兵副司令萧山令留守南京,指挥宪兵第2团、第5团、第10团等部。

部署完毕,战火很快到来,12月4日,南京外围阵地——句容,中日两军相接,南京保卫战打响了。

唐生智下令,宪兵主力位于清凉门附近,担任定淮门、汉中门和清凉门的防守,并担负收容落伍士兵的任务。

12月9日,日军一部冲进光华门内。军情紧急,萧山令率清凉门的宪兵第2团火速赶往光华门增援。其间,数次有流弹从他身边掠过,手下劝他回指挥部,他笑道:“众云将军难免阵前亡,死在抗日报国前线,荣幸之至。”

死时,半截身子在江水中立着

中国军队还是抵挡不住日军炮火,12月11日,南京城陷在即。当日中午,顾祝同在电话中向唐生智转达了蒋介石关于撤退的指示。当晚,蒋介石又发来电报:“如情势不能持久,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

众人都在计划如何撤退之时,萧山令慨然言道:“杀敌不力,俯首称臣,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我决心留守,与金陵共存亡。”

炮火凶猛,枪声不断,中国军队开始跟日军殊死巷战。血战之际,唐生智在卫士的护送下先行离开南京,群龙无首下,守城将领纷纷撤退,留到最后的萧山令则负担起重任。

早在国民政府撤离时,首都警察厅长一职亦交由萧山令担任。此后战局紧张,他又被命为首都警卫军副司令、警备司令部防空司令。南京市长马俊超临危逃逸,萧山令又奉命兼任南京市市长。唐生智的提前撤离,他又不得不当上了渡江总指挥,负责各军团的撤离和突围。

萧山令以一身而兼如此多的重要职务,也是战争史上的奇闻了。

撤退令下达后,无数军民涌往下关,争相抢渡逃难,乱成一团。浩瀚长江,波涛滚滚,背后火光冲天,枪鸣炮轰,江面上还有日军快艇,对人群肆意屠杀。

12月13日晨,江边仍是人山人海的军民。此时,日军已经追了上来,一部骑兵逼近江边,对军民大肆屠杀。枪炮声中,萧山令令部下掩护军民撤退,又下达严令:各物可弃,惟有枪弹不许丢。

宪兵们子弹渐尽,萧山令振臂高呼:“杀身成仁,今日是也!”随后率领官兵们与敌人白刃格斗。宪兵们如潮水般冲向日军,血战5个小时后,最终弹尽援绝,全部血染长江。

日军越围越多,在江水中指挥的萧山令身中数弹,他不愿被俘受辱,饮弹自尽。死时,他的半截身子还在江水中立着。

得知消息后,12月中旬,重庆《中央日报》头版刊登了“国民政府追赠萧山令为中将”的命令。蒋介石训导手下军官时,常称“抗倭之战,能与城共存亡者,实以萧副司令为巨擘”。解放后,萧山令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这位英雄的一生,正如其遗照上所题:“敦诗笃礼,义胆忠肝,气吞暴日,名并钟山。”

(新湖南客户端整合自历史客栈、趣历史)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