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 关于北青报“湘西采矿遗毒”报道相关问题情况汇报

[作者:李孟河 ]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2-06 22:26:15

关于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湘西采矿遗毒:除了“边城” 这里还有铅中毒儿童》报道相关问题的情况汇报

中共花垣县委 花垣县人民政府

(2017年12月5日)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位于湖南省西部,地处武陵山腹地,湘、黔、渝三省市交界处。总面积1109平方公里,辖12个乡镇217个村24个社区(居委会),总人口31.3万,其中苗族人口占77.3%,是少数民族聚居县、革命老区县、深度贫困县。

一、关于报道反映的几个具体问题调查情况

12月5日,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深一度》关于《湘西采矿遗毒:除了“边城” 这里还有铅中毒儿童》报道后,花垣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第一时间安排主管县领导,及时组织相关部门就该文提出的有关问题进行实地调查检测、调阅资料等,现将情况汇报如下。

(一)关于“铅中毒儿童”问题。2014年8月,猫儿乡洞里村部分村民(包括吴志华在内),反映孩子血铅超过正常值。获悉情况后,县委、县政府及时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由县长任组长,组织疾控中心专业工作人员对猫儿乡洞里和龙潭镇土地等村共1309名儿童进行取样,送往省疾控部门进行免费检测。经查,对超标的104名儿童,及时送到省职业病防治院,进行免费住院治疗;其他儿童根据需要,统一由县疾控中心进行营养干预和健康指导。经过治疗,与前几次治疗后检测结果对比,除少部分儿童因个体差异血铅检测结果未下降,大部分儿童血铅检测结果明显下降,正在逐步恢复当中。同时,我县组织环保、安监、卫计等职能部门,积极开展防治、整治、安抚等相关工作。我县将继续组织开展健康教育,养成儿童良好卫生习惯,增强群众自我保护意识,进一步完善医疗及防控方案。

(二)关于“被污染的水土和稻米”问题。上世纪80年代初,在“国有民采,有水快流”和“先上车后买票”大背景下,花垣县包括老王寨村在内的涉矿村庄,全民采矿、无序开采、偷挖盗采等现象严重,导致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老尾矿库、老浮选厂、老矿硐等遗留污染问题亟需治理。对此,2010年,花垣县采取一系列整治措施,责令老王寨周边相关企业及尾矿库完善安全、环保手续,对兴和、联盛黄莲洞等尾矿库进行闭库治理。对老王寨村周边非法矿硐进行永久性关闭,实现规范开采,对矿山废水采取应急处置措施。但因该区域矿业开发时间久远、地质环境复杂等因素,水土污染治理问题尚未彻底根绝。

(三)关于“包围村寨的尾矿库”问题。该县自2012年以来,有尾矿库98座(铅锌库78座、锰渣库20座),分散于5个乡镇,其中21座已完成闭库治理、9座正在闭库。对已闭库尾矿库严格执行安全、环保“三同时”,尾矿库闭库滩面按标准覆盖厚度为0.5米,闭库后不再作为耕地使用,并落实专人专管;需重新启用的,必须履行安全设施设计“三同时”程序,已消除大的环保、安全隐患。但我县尾矿库分散于山区,过来历史欠账较多,要完全治理到位,尚须进一步强化举措,加大投入。

(四)关于“滴落的铅锌粉”问题。涉矿企业在矿产运输过程中确实存在掉落少量矿渣现象。对此,花垣县责令企业强化运矿车辆防漏措施,在运矿沿途的村庄、农田重点区域修建挡沙挡尘防护墙,并配备洒水车根据需要进行洒水作业,消除矿渣灰尘。并对矿区道路实施硬化,全县所有通村道路100%硬化,有效减少道路扬尘问题,但在运输车辆管理及防护墙建设等方面都还存在不足。

二、关于矿产资源开发综合治理情况

花垣县内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矿产20余种,其中锰矿藏探明储量3100万吨,保有储量800万吨,铅锌矿藏探明储量523万金属吨,保有储量100万金属吨,远景资源储量达1500万金属吨。花垣矿业经济是县域经济和群众脱贫就业的重要支撑,2016年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9.6亿元,矿业经济对县域经济的贡献率达60%以上。

花垣县锰、铅锌矿产资源开采分别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中后期,是在“国有民采,有水快流”和“先上车后买票” 的大政策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因法律政策滞后等多种因素(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1989年颁布时,该县矿业开采历史已有10余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2002年颁布时,矿业开采已有20余年),截止2011年花垣县全面深入开展整治整合前,30多年来的不规范开采,导致资源利用、水系破坏、环境污染和安全隐患等问题日益严重。为消除各类安全生产隐患,进一步规范矿山开采秩序,实现矿山安全、合法、科学、环保、有序开采,我县于2010年下半年起强力推进矿山整治整合,持续推进“两型”矿山建设,全力整治矿业发展“旧债”,取得了初步成效。

(一)努力推动资源开发由无序向规范、合法转变。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坚决不要“带血的GDP”,全力推进矿山整治整合。由县委书记、县长牵头抓总,对非法的、没有纳入整合的、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983个矿硐(锰矿硐137个、铅锌矿硐846个),一律按照“六不留”(不留井口、不留工棚、不留人员、不留设备、不留供电线路、不留危爆物品)永久性关闭到位(1.5米厚水泥砂浆填实),确保实现“一个整合区域(采区)、一个采矿权、一个法人主体、一套相适应的开发利用方案”,达到“统一规划设计、统一组织生产、统一产品销售、统一财务核算、统一安全生产管理”。通过整治,全县铅锌矿山矿权设置为41个,锰矿山由37个矿权整合为5个。同时,推进矿山监管体系建设,投入1300余万元进行数字矿山建设,完成了矿产资源综合监控中心及矿区电子视频监控系统建设,监控覆盖7个乡镇,实现矿山管理、矿产品检查站、地质灾害隐患点等24小时远程电子视频监控和应急快速反应。2011年以来,花垣县未发生一起较大以上矿山安全生产事故,2011年至2015年连续5年获评全省安全生产先进县。

(二)努力推动环境整治由治标向治本转变。一是扎实推进尾矿库治理。2009年以来,坚持一手抓隐患治理,一手抓布局调整,投入财政资金1.46亿元,企业投入5亿元治理尾矿库安全隐患问题。目前全县有尾矿库98座,其中证照齐全在用尾矿库29座、已停产整改22座、已完成闭库治理21座、正在闭库9座、待闭库17座,尾矿库较大污染隐患基本消除。二是实施重点领域污染治理。实施了“锰污染”治理。2005年至2006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下,我县累计投入2亿元扎实开展锰污染整治,涉锰企业除1家关闭外,其余13家全部通过上级部门验收,实现了在线监控、清污分流、废水循环利用或处理后达标排放、干渣堆放、含铬污泥无害化处理。实施了锰、锌开采行业治理。建成3座锰矿山污水处理厂,锰矿区生产企业配套了收集池、沉淀池、挡土墙、排水沟等设施,对锰矿山废水进行收集处理。投入2000多万元,采取将铅锌矿开采废石回填至采坑或窿洞、综合利用作为道路和建筑材料等措施,对团结矿区、民乐至猫儿矿区实施矿山生态修复。投入1700多万元,完成龙潭河龙门段、猫儿河铅厂溪段治理工程,建成500吨/日污水处理站1座、2500吨/日的污水处理站2座,完成河道清淤3万多立方。实施了电解锰、电解锌行业治理。投入800多万对原文华锰业、峰云锰业、锰锌高科、汇丰锰业遗留的电解锰渣库进行闭库治理。投入1800多万元建成2000吨/日的民乐矿区渗滤液处理站,对民乐镇3座锰渣库渗滤液进行集中收集处理,实现达标排放。投入2000多万对原振兴化工锰渣库进行闭库治理并对原有锰渣库渗滤液污水处理站进行升级改造,实现达标排放。花垣县2家电解锌企业累计投入1.3亿多元,新建酸浸渣贮存库2座,转移酸浸渣40余万吨,新增污水处理能力2400吨/日,新建一座1500吨/日污水处理站。实施重金属污染治理。2016年度投入8000多万元的12个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已全部完成建设,有效解决了部分历史遗留重金属污染问题。2017年,投入1300多万元的县工业集中区含重金属废水处理工程加快推进。推进工业集中区污染防治。采取政府购买社会服务模式,将工业集中区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建设纳入总投资2.3亿元的花垣县环境综合治理PPP项目,目前,已完成初步设计,正在进行场地平整,施工图设计。三是大力推进“两型”矿山建设。 2013年以来,花垣县全面启动“两型”矿山建设,累计投入2多亿元,实施猫儿洞里、龙潭土地等4个矿区农村环境综合治理;实施矿山污染治理项目21个,修建锰矿山废水处理工程3个;46个锰锌矿山企业切实履行主体责任,按照“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切实履行主体责任。目前,27个锰锌矿山已完成矿山环境治理分级验收;关闭锰矿坪61个,整治工矿废弃物89处;完成矿区覆土复垦1950多亩,植树绿化1100多亩。四是大力实施县域环境治理。2013年以来,花垣县还以“美丽花垣”建设为抓手,全面建立县、乡、村三级河长制体系,完成一批农村饮水安全、水库山塘整治、中小河流治理、地灾区移民搬迁、石漠化综合治理、长防林等工程,完成地灾移民安置工程4个,完成省定重点工程营造林12.11万亩,全县63.7万亩省级以上公益林管护率达100%。2016年,花垣县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森林覆盖率、污染源达标排放率分别达到100%、58.19%、97.37%。

(三)努力推动企业发展由粗放向集约转变。该县原共有电解锰企业13家、产能20万吨,电解锌企业3家、产能15万吨,散、小、差比较突出,存在无序竞争,环保投入薄弱等问题。对此我县采取联合、兼并、参股、收购等方式,扶优扶强、淘汰落后产能,推进冶炼企业整合。一是强化政策导向。按照“专业化生产、规模化经营、集团化运作”模式,组建强有力班子,出台《关于加快转变工业经济发展方式的意见》等一系列文件,对优质整合企业实行优先配置资源、优先供应生产要素、优先配置尾矿库、优先安排污染治理项目、优先安排项目建设用地、优先安排国家扶持专项和县里工业发展专项、优先支持企业与金融机构合作并实行财政贷款贴息。二是加快淘汰落后产能。近年来,共淘汰关闭浮选厂83家、电解锰9家、铅锌采区6个、铁合金3家、回转窑生产线1条、水泥厂1家、硫酸厂1家、电解锌厂1家、采石场4家,高能耗、高污染企业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同时,强化矿山企业审批门槛,严控资源储量少、生产规模小、生产工艺落后、破坏生态环境、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企业准入。今年已有4个非金属矿山因生产规模小,达不到安全生产条件等原因,拟按程序关闭注销。三是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建材、工业废物再利用等行业积极探索“资源-产品-废物-综合利用”发展模式,综合利用锰锌矿渣,推进工业废物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康园公司与湖南省建材研究设计院共同研发,以铅锌尾砂为主要原料,在花垣工业集中区建设年产20万立方米铅锌尾矿蒸汽加压混凝土砌块及1.2亿块蒸压铅锌尾矿标准砖全自动生产线项目,年可处理铅锌尾矿等固体废弃物40万吨以上。四是推进企业整合重组。推进锰锌企业战略整合重组,组建采、选、冶、精深加工一条龙的大型锰业、锌业集团,全面提升县域工业经济质量、效益。湖南东方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采用国内一流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在县工业园区集中建设国内首个年产15万吨无硒无铬电解金属锰自动化生产线,目前一期5万吨生产线已建成投产。三立集团、太丰集团通过参股、控股、兼并等形式,纵向整合矿山企业,组建了三立龙辉公司和三立大弘公司,共控股、参股12个铅锌采矿权,太丰集团通过兼并收购、参股经营等形式整合铅锌矿山,已拥有15个铅锌浮选企业、3座尾矿库,控股、参股13个铅锌采矿权。同时,积极引导整合企业进行科技创新,东方矿业四氧化三锰矿石冶炼技术以及三立集团湿法冶炼技术等获国家专利。

由于近30多年的粗放开发,矿山环境治理“欠帐”很多,虽然我县投入了大量的人、财、物力进行治理,取得了明显成效,但环境治理任务依然艰巨。一是监管任务重。我县1000多个关闭矿硐散布在山区7个乡镇,井下新老巷道纵横交错,98座尾矿库也散布在山区5个乡镇,加之因企业破产等问题,部分尾矿已成为无主尾矿库,要全部监管和治理到位,任务相当艰巨。二是污染根治难。过去受历史局限性制约,我县矿产资源乱采滥挖,矿业发展方式粗放,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低,尾矿库管理不规范,矿山固体废弃物分布面广,虽然经过了10多年的连续治理,环境安全总体形势已稳定好转,但由于缺乏资金和技术,工艺技术落后,环境风险隐患依然存在,仍需持续加大治理力度。

对此,我们将从九个方面着力,切实抓好环保责任落实,形成“大环保”格局。一是深入开展污染源普查工作。切实抓好全国第二次污染源普查工作,全面掌握我县各类污染源的生产、排污、治理情况,科学制定实施有针对性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政策、规划,补齐生态环境短板。二是系统推进水污染防治。严格落实“水十条”,坚持实施“五水共治、治污先行”的目标路线,统筹推进水污染防治行动。全面深化“河长制”,确保全县水环境质量得到改善,花垣河、兄弟河等主要河流水质达到或优于III类标准,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达到100%。三是全力推进大气污染防治。严格落实“气十条”,推进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优化产业结构、严格环境准入,强力推进有色金属行业污染深度治理,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科学施策、标本兼治、铁腕治理,确保我县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并保持稳定。四是打好治土攻坚战。严格落实“土十条”,突出矿山等重点区域、行业和污染物,实施分类别、分用途、分阶段治理,严控新增污染、逐步减少存量,形成“政府主导、企业担责、公众参与、社会监督”的土壤污染防治体系,促进土壤资源永续利用。五是狠抓淘汰落后产能。加快淘汰振兴、吉达、华东、西部4家电解锰企业6万吨/年落后产能,促进花垣县矿业的转型提质。六是加快推进农村环境整治。深入实施《花垣县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方案》,加强农村饮用水源保护、生活污水治理、生活垃圾治理、畜禽污染治理等,持续改善农村生态环境。特别是对于矿区,我县将进一步加大地质灾害区和生态脆弱区的生态移民搬迁力度,老王寨、火焰土集中安置点项目建设已全面启动。七是全力抓好环境治理项目储备和申报。积极争取将花垣县重金属污染防治、矿山生态修复、土壤污染治理等历史遗留隐患治理等重点项目纳入全省“十三五”环保项目库。同时,多渠道向上争取乡镇生活污水处理、生活垃圾处理等项目,持续完善我县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八是切实履行环保监管职责。加大环境违法行为打击力度,加强联合执法和涉刑案件的办理力度,对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信访案件、对恶意主观偷排漏排的环境违法犯罪行为等进行严厉打击。九是加大环保宣传力度。加强环境保护宣传引导,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加大环保违法行为曝光力度,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意识深入人心。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